绝对是不下了他心说这武艺高超的人确实不是没

作者: admin 分类: 365彩票手机端 发布时间: 2019-03-05 10:29
  马超看了看张任,心说也罢,自己是没办法了,你张任既然要出战,我还能拦着你不成?
 
    所以便笑道:“好,张将军请!”
 
    对张任,马超是依旧比较客气,他终究不是他的嫡系属下,只能算是个友情援助,帮忙的。并且马超还指望着他什么时候能归心,真正拜自己为主呢,所以能不和人家客气点儿吗。
 
    张任点头,“多谢将军!”
 
    又是张将军,又是马将军的,不知道还以为两人是平级的,这事儿可能吗?
 
    就在马超凉州军这边儿已经是确定了张任要上的时候,兖州军那边儿,曹操刚询问完,便有一人说道:“主公,末将请战!”
 
    曹操一看,便是一笑,说话之人,正是徐晃徐公明,他笑道:“好,公明前去,我放心!”
 
   
 
    在曹操看来,徐晃可是一流下等的武艺,所以只要不碰上对方一流上等武艺的将领,那么基本都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。而对于凉州军的了解,曹操知道,那张飞赵云这样儿武艺高超的,可都没在此处,所以他是不怕什么。
 
    曹操心说,你马孟起总不能再让崔安崔福达上场吧,那样儿的话,也真是太赖了。真要是那样儿的话,纯粹就是用武艺高得来欺负人。也许别人会如此,可马超不会这样儿,至少曹操是相信自己的看法的。那么既然崔安不出来,徐晃这么一上,还能怕了谁了。所以曹操说是自己放心,让徐晃上场。
 
    徐晃应诺,然后便拍马上前,正好这时候张任便也带马来到了两军阵前,两人碰面后。张任大喝道:“蜀中张任,敌将通名!”
 
    说实话,张任他因为不是马超的属下。所以他不会去说自己是凉州军张任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他也真是不知道自己的家乡到底是哪儿的,你看马超因为他先祖是大汉的伏波将军马援,所以他知道自己是司隶扶风茂陵人。但是张任就不知道了,所以他只能是以益州来作为自己的家乡,毕竟在益州待得年头最长,算是自己的第二故乡了吧。
 
    还别说,徐晃真就知道张任。哪怕徐晃还不是益州人,是司隶的,但是他在司隶的时候。就听过益州军的张任了。你看张任在天下,可能是没有多大的名声,不过真正有心人,是肯定多少知道他的。
 
    毕竟益州军第一大将。不说其人的武艺是益州军中最高的。更主要是其人以才名动益州,所以徐晃也知道,而且多少也知道些他和马超的那些事儿。毕竟马超当年都已经占据了凉州,却还是亲自带兵去攻城,那一战不就是因为有他张任带着益州军精锐守城吗。
 
    而那一战之后,张任是更出名儿,天下诸侯基本都听说过其人。可也真是,能把马超逼成那样儿的。天下还有几个了?
 
   
 
    徐晃此时也不示弱,直接喝道:“兖州军徐晃。前来一战!”
 
    张任一听,眼中闪过一道精光,心说原来是兖州军的徐晃徐公明。也是,看到其人手中紧握的大斧,就不能想到了,在兖州军中,用大斧为兵器的,除了他徐晃徐公明,好像还真是没有别人了。
 
    张任呵呵一笑,手中持枪,说道:“好,接招!”
 
    说着,一枪便刺向了徐晃。张任为了不被人说成是偷袭,他还特意是告知了徐晃一声。其实这个大可不必如此,只能说张任的经验少而已。其实两人已经是面对面了,就不存在什么偷袭的情况了,可以说徐晃虽然是和张任说着话,但是他却一直都在盯着张任,防备着他呢,所以就算是想给徐晃来个“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”,那基本都是不可能的。
 
    张任师从“枪神”童渊,他当然也是用枪的,这个不用说了,哪怕他武艺不如徐晃,这也没错,可也真是没差了太多。毕竟他可是二流巅峰的武艺,徐晃也才是一流下等,虽说是差了一个级别,不过张任和徐晃的武艺,相差还不是特别多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两人是战在一处,然后便是都为对方的武艺叫好。
 
    在徐晃看来,虽说是听过张任其人的名,不过对其人的武艺,好像还真是没有太多的形容。毕竟张任是个帅才,几乎就从来不亲自上阵去和人单挑,所以对他的武艺,基本是没有什么形容的。可今日这么一看,徐晃明白了,敢情人家的武艺也是不错,虽说还是不如自己,可也真是挺不错了。
 
    从徐晃这儿能评价是挺不错,那么肯定不会是三流水平的武艺,所以是二流水平的,还得是上等的武艺才行,要不徐晃能看得上吗。毕竟二流下等的武艺水平,那根本就不是徐晃的对手,也就张任这二流巅峰的武艺,才能和徐晃周旋了这么多回合,还没败呢。
 
    至于说张任,那心里也是有想法的,以前总听人说徐晃武艺是如何高超,也是一流的武艺,可今日交上手了之后,才是更有这么一个直观的感觉,果然是“盛名之下无虚士”啊!
 
   
 
    确实是如此,也就是自己吧,武艺还没怎么退步,依旧是二流巅峰的武艺。可却也没进步,自己倒是奢求了,你说自己这不把精力放在武艺上的人,只要武艺没退步,其实就算是进步了,难道不是吗?
 
    自己也算是对得起自己老师了吧,至少如今武艺还没退步,就算是不错了。
 
    其实今日要是来一个,哪怕是二流下等武艺的,估计这时候也已经是败了,但是自己还能支持一会儿,保持不败,可要是久了的话,那可就要支持不住了。
 
    对于这些,张任心里都清楚,他和徐晃是你来我往,就已经斗了三十几个回合,此时战况是越来越激烈,两人都已经是拿出了真本事一战。
 
    在后观战的曹操一看,是心下满意,他看得出来,徐晃可是占着上风呢,那个张任还不一定能支持多久,所以对己方有利,他当然是满意,也是高兴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能看出来,孙策和刘备自然也是都一样儿如此。
 
    这时候刘备对旁边的孙策说道,“孙将军,看来徐公明就要获胜了!”
 
    孙策依旧是盯着场上的战斗,他对刘备说什么,是没有兴趣儿听。但是刘备既然都说话了,他也不好是不去回答,所以虽然是没看刘备,却也是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玄德公之言不错,策亦是如此看法!”
 
    然后就什么都不说了,还是紧盯着场上的战斗不放,生怕是错过了精彩的打斗。旁边儿的刘备一看,心说你孙伯符就是个武痴啊,这两人战斗有什么好看的呢。刘备和孙策可不一样儿,他对武艺什么的,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太大兴趣儿。
 
    刘备心里想得清楚,自己那武艺,能杀小卒也就够了,也不用自己去和人家单挑战斗。像从前在汜水关和吕布一战的时候,那根本就是没有那个时候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还有一更
 
 
第五十三章 徐公明阵前斗敌(续)
 
    刘备的想法其实很简单,像高祖也一样儿是没有什么武艺,可能还不如自己呢,但是高祖一样儿是夺取了天下。西楚霸王项羽倒是厉害了,武艺号称是天下无敌,但是最后是个结果,下场还不是一样儿是兵败自刎了。
 
    所以刘备心里清楚,武艺再高,其实也不能说就一定无敌了。至少他肯定不会去把精力都投入到这上面来,只要自己手下人都是人才,也一样儿是有武艺高超的,那就够了。像文丑、太史慈,还有魏延,这武艺都是相当高超之辈,所以还用得着自己武艺如何吗。
 
    以前自己手下是没有几个人,所以没办法,自己得亲自上阵。但是如今呢,还用得着自己如此吗,很明显,是根本就不用自己再上了。说实话吧,就算是自己想上去,自己手下的人也不能让。
 
    就不说别人,马超不也是这样儿了,以前他还是经常带兵杀敌,可如今呢,基本上不用他亲自动手了吧。当年还带兵攻城呢,可如今,他手下人还能让他这个主公如此吗?
 
   
 
    刘备看着自己旁边儿的文丑,那眼睛瞪得,绝对是不下了。他心说,这武艺高超的人,确实不是没有原因的,你就看孙策和文丑两人,就不难发现问题。自己是对这对战没有什么太大兴趣儿。反正是要是徐公明赢了就行,其他的自己都不关注。
 
    但是你看这二位,就不一样儿。生怕是错过了什么似的,要说这有什么意思呢,反正自己是看不出来啊。这也难怪,这可能也就是为何自己是个二流水平的武艺,而人家两人都是一流的武艺的原因吧。
 
    不过刘备仔细看了几眼,真是觉得一点儿意思都没有,他心说这两人就更打铁似的。有什么意思?可你看孙伯符还有文丑两位,看得是津津有味,唉。这就是差距吧,自己和两人武艺的差距啊。
 
    也不止是他们俩,刘备一看,自己的军师。谋士徐庶徐元直。也是看得挺仔细,刘备对此也只能是摇头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人和人的想法不同,所以自己也不好去说什么,再说武艺真高点儿的话,也并不是没有好处,所以刘备也没去多说什么。
 
    凉州军这边儿,大多数人都是担心着张任。当然了,真正关心张任的。那只能说是少数,更多的人实则是害怕己方失败。就是这么回事儿。要说张任对自己主公对自己这些人如何,谁不知道啊,所以真正还能关心张任的人,终究是少数人而已。而大多数就是关心着己方别败了,要不可就不好了。
 
    马超旁边儿的郭嘉此时一皱眉,然后对自己主公说道:“主公,看来是该鸣金了!”
 
    连郭嘉都看出来了,马超当然是更加清楚,他此时也是微微皱眉,对郭嘉言道:“奉孝之言不错,是该鸣金了!张任可不是他徐公明的对手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徐晃经验绝对是比张任丰富多,至少在单挑对战这个方面,就是如此。毕竟张任一共也没有多少次和人家对战的经历,不过徐晃可不一样儿,那经验确实,真是丰富多了。
 
    而此时徐晃对张任一笑,说道:“张任,你不是徐某的对手,还是束手就擒吧!”
 
    说着,大斧是直奔张任的前胸砍去,徐晃兵器是大斧,他绝对是个力大的猛将,这个是公认的。而张任和他一比较,力量上差距是有的,而且兵器更是没有人家的沉重,所以张任可不敢直接去碰人家的大斧。
 
    所以他也只能是运用自己老师交给自己的巧劲儿来破敌,以巧破千斤吗,这就是以巧破力的招式。而童渊号称枪神,他对此的研究,当然不是一般般的人所能比的了,而张任虽说是没有学到十成,但是五六成却还是有的,这个没错。
 
    不过一边儿出招,张任对徐晃的话是气愤非常,不过好在其人的养气功夫到家,绝对不是轻易就能表现出来的,他是一下就把心头的怒火儿给压了下去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张任也是不甘示弱,直接喝道:“徐公明休得多言,如今胜负未分,鹿死谁手,尚难评说!”
 
    徐晃闻言是哈哈大笑,“张任大言不惭,你今日能赢徐某,徐某跟着你姓!”
 
    这话可绝对不是一般的话,和现代的玩笑可不一样儿。古人最重传承、孝道,老祖宗的姓可绝对不是拿出来开玩笑的。所以徐晃都这么说了,那就说明他是动真格的了,他可绝对不认为张任能胜过他。
 
    张任心里还是清楚的,自己也确实是技不如人,其他的不说,就说单比这武艺,自己确实是不如人家徐晃,所以人家徐晃有信心,那也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两人已经战了四十多个回合,快到五十回合了,张任已经是慢慢支持不住了。毕竟哪怕你不和人家徐晃的兵器相碰,可徐晃那兵器,不可能是一点儿都不碰到张任的长枪,所以碰到的时候,虽说张任是紧紧握住兵器了,可依旧是处在下气风的,谁让人家力气大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这时候对郭嘉说道,“看来不鸣金是不行了!”
 
    郭嘉是忙点头,“是啊,张将军不是徐公明的对手!”
 
    马超喝道:“鸣金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“叮叮叮叮……叮叮叮叮……”
 
    一听到鸣金的声,张任心说,你马孟起是看不起我啊,认为我是必输给徐公明?不过他心里也清楚,事实就是这样儿,不过要让他亲口承认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。而如今马超让士卒鸣金,可以说是正中了张任下怀,他也正好是借着这个台阶下去。
 
    结果还没等他说什么呢,徐晃便笑了,“张任,你家主公鸣金让你回去呢,你赶紧跑吧,徐某不追你就是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这话听在张任的耳中,那就是赤/裸/裸的羞辱,可不是吗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